一名驱魔人实力很难判定,他对符法、印法理解达到什么程度,是否拥有强大法器,从表面是看不出的。

    此刻风宗主施展秘法,是为了探查眼前人的‘精神力’,驱魔人大多不重视肉身,更专注于修魂魄精神!因为他们大多一生……魂魄也修炼不到肉身承载的极限,自然不需要浪费时间在肉身上。

    “好强的精神力量。”风宗主虽然暗惊,但也不惧。

    符法、印法等方面,是需要靠时间慢慢钻研的,自然是年龄越大,境界越高,当代的驱魔天师个个都超过了五十岁。魂魄精神力也是年龄越大,越强大。

    不像孟川,一降临,心灵意志乃是元神八劫境!他的魂魄多强,取决于肉身,肉身能承载多少,他魂魄就能多强!所以孟川精神力巅峰是在三十岁前……但这个世界,驱魔师们正常是年龄越大,精神力越强,实力越恐怖。

    “这位道友。”风宗主却开口,微笑道,“来自何门何派?”

    他一开口,厅内几乎所有人都看向孟川,连那位石大帅都没多说话。毕竟石大帅这一军阀,敢如此蛮横也是依仗背后的炼魔宗。

    炼魔宗宗主亲自开口,谁都意识到这位断臂年轻人也是一位驱魔人,可能也有大来头。

    “认识这年轻人吗?”肉瘤老者低声问同伴。

    “不认识,驱魔界的高人,似乎没听说过他。”年轻男子也低声道。

    “我们俩都不认识,应该不是我们滨海驱魔界的。”肉瘤老者道,“且看看。”

    ……

    孟川看着台上的灰袍老者:“自成一派。”

    风宗主听得反而心头一松。

    天下间驱魔界,炼魔宗也只是排在前十,比它强的还是有的。天下间当代驱魔天师也有数位,他就怕这年轻人来自某个厉害大派。

    “自成一派?看来是得到驱魔手段的走运小子,又或者是大虞王朝驱魔司的人,都是些没靠山的。”风宗主看着孟川,眼中都有着一丝冷色,“如今有太多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像他堂堂炼魔宗宗主,都如此谨慎,先摸摸这年轻人底细。

    反而一个断臂年轻人如此狂妄。

    “不用管他。”风宗主看向身侧的石大帅,说出了此生最后悔的一句话。

    石大帅听了后,微微点头,都懒得和这断臂青年多说一句,仅仅瞥了眼手下,眼皮耷拉了下。

    “砰!砰!砰!”

    三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射向了孟川。

    “岐儿!”方大龙也是枪法高手,瞬间判定枪口方向,心急之下本能的就朝孟川身前一挡。

    孟川站在原地,平静无比,唯一的左手拦住了父亲。

    “叱!”

    一声炸响。

    只见一青色符箓虚影,在孟川前方凭空显现。没有结印,没有看见任何法器,却是纯粹的符箓虚影就这么出现了。

    这符箓虚影,长一尺一分,无比清晰,上面符纹玄妙复杂。

    哗~~~

    以孟川为中心,周围三丈范围有水流荡漾,三颗子弹射在荡漾的水流中,勉强前进半尺就彻底停止在水流中。

    肉瘤老者、年轻男子见状吓得站了起来:“虚空画符!”

    “虚空画符!”台上的风宗主脸色也大变。

    符箓一脉博大精深,之所以提前画好符,就是因为在战斗之时根本来不及一瞬间画出。而且上好的符纸等材料,也有利于施法。但传说中……却是有精神力强大者,符箓造诣极为高深,能精神力一念构成符箓!这便是虚空画符!这一招,代表了符箓造诣,也代表了精神力。天下间能做到这步的,估计也只有数十位,至少也是一只脚迈进天师门槛了。

    “散。”孟川冷然道,周围三丈荡漾的水流,立即有一滴滴水滴迸射四方,射向那些举枪的士兵们,也包括石大帅、风宗主。

    “砰砰砰。”除了正在举枪的数名士兵惊恐下立即朝孟川射击外,其他士兵们都来不及抬起枪口,水滴已然贯穿了他们手中的枪支。

    仅有五名朝孟川射击的士兵,眉心出现血窟窿倒下,厅内其他数十名士兵只是吓得腿软并未受伤,可他们手中的枪支尽皆被破坏。对孟川而言,这些大头兵们乱世下也是为了一口饭,只要不是朝自己开枪,孟川可以饶过他们。至于那些对自己开枪的,自然是偿还因果,送他们一程。

    “铛~~~”风宗主袖子中却落下一金色铃铛,他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