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清风过晓 册封与大选(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请到W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马车有些轻微的晃动,顾清晓靠在弘历的胸口,手被弘历紧紧的攥住,从养心殿一出来弘历便毫不顾忌周围宫人们惊异的目光将她的手牢牢牵住。还好他们很快便上了马车,而那些宫人们也都在养心殿当差,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最是清楚不过的了。不过,恐怕弘历根本不会在意他们说与不说吧。

    静谧的气氛在两人身边萦绕。此时此刻,两人均无法用言语来描述自己内心的感受,只得沉默,唯有沉默。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样的意境在两人心同铺展开来,一张薄唇,一张檀口,却翘起了相同的弧度。

    久久,弘历仍然有些颤抖的声音从顾清晓的头顶飘来,“笑儿——”

    “嗯——”顾清晓轻轻的应了一声。

    “笑儿——”

    “嗯——”

    “笑儿——”

    “嗯——”

    弘历傻傻的只知道不停的呼唤着顾清晓的小名儿,顾清晓则不厌其烦的重复应声。

    “再过二十年,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顾清晓倏地抬头,漂亮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真的——?”

    “啊。真的。不骗你。”弘历伸手捧住顾清晓的双颊,俯身在她的唇瓣上轻触,“那样的日子,我时刻都在期待着。只有我跟笑儿两个人,谁也不能来打扰我们。”

    顾清晓看着弘历真诚的双眸,住不住的留下了眼泪,她闭上眼睛,嘴角扬起愉悦的弧度,轻轻的哼了一声,“嗯——”

    有生之年,她还能够与爱人携手看看这锦绣江山?她以前连想都不敢想。这一生,她值了。

    回到府里的时候,刚进到顾清晓的院子里便听到了声嘶力竭的哭泣声。

    顾清晓有些无奈更多的是担心。弘历则是毫不掩饰脸上的阴霾,眉头死死的皱起,“翼儿这臭小子又怎么了?”

    “可能是没找着我给闹得。我去看看。”顾清晓说着便加快了步伐,着急的往屋里赶去。

    等顾清晓进到屋子的时候,便瞧见小包子大张着嘴巴,满脸泪水的坐在地毯上哇哇大哭。

    “这是怎么了?”顾清晓走到小包子身边,将小包子抱在怀里,“乖宝贝儿,不哭了啊,告诉额娘出什么事了?”

    小包子一瞧见顾清晓进屋后哭声顿时小声了很多,但仍然委委屈屈的抽噎着,“额娘——额娘——”声音软软糯糯的,别提有多么的令顾清晓心疼了。小包子排行第六,名永瑢,翼儿是顾清晓给他取的小名儿,虚岁三岁,长相随弘历,但却继承了顾清晓那一对迷人的梨涡,永琏也只有嘴角的左边有一个,因此,小包子虽然没有二哥永琏长得那样精致俊美,但是却分外的甜美可爱。

    顾清晓掏出手绢儿将小包子脸上的鼻涕泪水都清理干净,捏了捏他滑滑的脸蛋儿,“怎么了?为何哭得这样伤心?”

    小包子伸出右手握成拳头,张口咬在自己的手背上,湿漉漉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有些怯怯的看着顾清晓,就是不说话。

    顾清晓见小包子不开口便对一旁的奶娘问道,“六阿哥为何事哭闹?”

    “回福晋,六阿哥午睡醒来后发现自己身下有一小滩水迹——”

    “翼儿又尿床了?”顾清晓挑眉,三岁以下的小孩子尿床是时有的,本来小包子也没怎么在意,可永琏知道弟弟经常尿床后也不管小包子听不听得懂,反正是在小包子面前说了一大通。小包子虽然不怎么懂事,可渐渐的还是知道自己尿床的行为是羞耻的,是会让人讨厌的。于是,小包子便对此事上了心,每次发现自己尿床后都会便得闷闷不乐。可能是由于服用过灵液的关系,小包子的身体比同龄的孩子要健壮一些,尿床的次数也已经在慢慢的减少了,最近一个月更是一次都没有。却不知为何今天会再次尿床。

    “跟额娘说说午休前都吃了些什么东西?”顾清晓将小包子抱到软榻上坐下,这时弘历也进来了,瞪了眼小包子,然后挨着顾清晓身边坐下来。

    “阿玛——”小包子懦懦的唤了一声,有些小心翼翼,他最怕的就是阿玛了。

    弘历点点头,应了一声,“回答你额娘的话,午休前都吃什么了?”

    “奶羹——”小包子缩了缩脖子,小声的回道。

    顾清晓摸摸小包子的后脑勺,怪不得会尿床。“以后奶羹要睡醒后再喝,这样就不会尿床了。”

    小包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额娘——晚上要和额娘觉觉——”

    顾清晓还没有说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